叶落尤舞

磕一磕第二部的原著糖(红深)

终于拿到第二部的第一本了,看了第一章看得揪心又沸腾,记录一下迷幻磕糖。日语很渣,翻译可能有自带的滤镜(bu,以及标点基本还原,可以体会一下语气。。

·深夜[如果红莲你说有活下去的理由,那我也说有吧。]

·可恶,为什么!为什么没有复活!
醒过来!醒过来啊深夜!睁开眼睛!拜托了!深夜!深夜!

·[谁!有谁能让他复活!?神吗!?恶魔吗!?还是别的什么存在吗!?是我触犯禁忌!我认同!我来接受惩罚!什么样的惩罚我都会接受的!所以、所以让深夜活过来啊!]

·费里德:[嗯~很美的死状呢,就这么死去不是很好吗。。]
红莲[闭嘴吸血鬼!](这里是感叹号哟!)
费里德把手伸向深夜,然后被红莲拦住了。
[别碰他]
[为什么?这个已经是死的了哟?]
[会复活的。我就是为此才。。。]
[触犯禁忌?]
对,没错。因此才决定进行那个不该染指的实验。

·深夜是不可能无法复活的,否则,触犯禁忌就没有意义。

·复活了!
深夜活过来了!
虽然不知道原理,但深夜,已经恢复了呼吸——
他(红莲)用快要哭出来的表情,笑了。

·我到底得到了什么呢。
只有一件事可以确认。
那就是、打破了和深夜的约定的事。和同伴们的约定全部都打破了的事。

唉一晚上又哭又笑的迷乱状态。。。

不知何时有后续的民国paro

  

  设定是主喻黄,多cp,背景有参考,但是其他设定还在难产中,先把一点现有的放了吧。只有台词,喻总的比少天的感觉好把握,就写了很多喻总的。


黄少天:就你这格斗技术和出手速度,等你动作敌人都跑出三百米外了,当初在训练营恐怕也是吊车尾吧?


喻文州:除了必要的伪装所需,我们无需了解对方太多,如果某一天其中一个人被抓住了,至少不会泄露太多情报。


喻文州:少天,无论什么样的感情,总是值得珍重的。


喻文州:你问我是否会为少天舍弃自身,说实话,我不知道。


喻文州:我们置身于危险之中,不是为了牺牲,而是为了早日拨开云雾,落定尘埃。


苏沐秋:我当然也想看看他惊诧的样子,想看他会不会哭着抱我一下。。。哈哈,我也知道不可能啦。可是我们这些人,哪个不是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呢。


叶修:说起来太俗了,我一直以为他怀疑我,等我发现他真正的考量,人却已经没了。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说话,很多话。


方士谦:你说我偏安一隅,不念家国,可我认为我既然是个医生,那我的每一天每一刻,都是在救国救民。


王杰希:我一人的意志泯灭,能救千千万万的人,我没有理由不做。


张新杰:你若要这个中/国一如既往,就不能站在这一边。


李轩:覆巢之下,岂有完卵,大厦将倾,不起就要死!


苏沐橙:我没有心怀不忿,也没有剑走偏锋,哥哥为他的信仰而死,他是我的骄傲。而我也即将走上同样艰难忠贞的路。虽然也有那么一点,想陪陪你的意思。


黄少天:喻文州,这从来不是一个人能掌控的战场。


喻文州:我很庆幸,少天,阴差阳错,到我身边的最终是你。




其实这两天一直想写个广州场的repo来抒发一下我无处安放的激情【。
尤其是看了b站的各种场彩蛋,就只有一个想法: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们为什么这么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再不repo就要忘光了,但是。。。。一直。。。有点懒。。。